加入吾桐 登录
吾桐细语—钟欣潼后援会 返回首页

果鱼的个人空间 http://gillfans.com/?16554 [收藏] [复制] [RSS]

日志

(转)《高三那年认识大鹏》作者:柳三弄

已有 527 次阅读2013-9-19 11:43

柳三弄的短篇。

2001-8-16 距离高考还有330天

       “你好,我叫文晓果,17岁零5个月,喜欢看书。”我对后面那个家伙说道。

今天是高三开学的第一天。班上突然多了好些人。丁丁说都是些补习生,学校没有办补习班,硬是插到班上的。我转过身,发现了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。

       那个家伙听了我的介绍后,居然只是瞪着我,一声也不吭。

       管他呢,高三了,自己加油才是!我很是激情地拿出了书,加劲看了起来。

 

2001-9-14 距离高考还有300天

       真不习惯这种人多空气杂的日子。大家都是懒洋洋的,一点都没有要高考的样子。可我不能这样啊!我对自己说你必须要好好学习!我开始做很多题,语文、外语、数学、文综。我对丁丁说我觉得这样很充实。丁丁说这样好这样好,保持这种状态,千万别陷入那种模糊不清的氛围之中!我知道丁丁也很加油,她也有自己的目标。

       这些天来,后面那个家伙话倒是不多,他说他叫俞大鹏,18岁零7个月,老家在北京。好笑死了,他这种个子瘦高瘦高,皮肤很白很白的男生怎么能算大鹏?顶多是只菜鸟。还有,我发现这个大鹏成绩一定不差。上午我和丁丁在讨论一道很难的数学题。他走过来,径直把答案写在了草稿纸上,居然全对——那道题真的很难很难!

 

2001-10-5 距离高考还有279天

       国庆节放了4天。这4天里我都泡在图书馆里,几乎都没怎么学习。以前这样,现在还这样,我是怎么搞的!

      晚自习时,我提前一个小时去了学校。没想到大鹏居然也在。

      “你很早啊!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  “一般了,你也很早啊。”他回答。

      “哎,数学作业没做完啦,你呢,你也是啊?”

     “没有。我想早点到学校看看书。”

    “好学生哦。”我拿出作业,开始做起来。

     一切都很安静。

     突然大鹏把脑袋伸过来,“你常去图书馆啊?”

    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?”我抬起头。

     “放假这几天我在图书馆见过你。”

    “是么?那你怎么不叫我?”

    “叫你?我,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 忘了?搞笑哦!我没理他,兀自做作业。不多久,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来了,大鹏也没多问。

 

2001-11-1 距离高考还有252天

       前2天,全年级进行了高三第一次调考。

      我考得很不好——虽然名次没有掉,但按照我前段时间的学习来看,不该只在这中游地段浮来浮去。是我用心不够?丁丁说:“你每个周末就不要再去图书馆看闲书了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啊~~~~~”丁丁语气很沉,就像她日渐深沉的目光。

大鹏出乎意料考了个文科第一。

       我哭了。大鹏递给我纸巾:“别哭啊,一次失利没什么的。”我越发哭得厉害:“你年级第一都还要补习,我这种人岂不要再补习个两三年?”

       “不会的。”大鹏直摇头。

 

2001-11-3 距离高考还有250天

       周末。

       我决定这是最后一次去图书馆了——真是最最最后一次了。我不要再浪费难得的周末,不能再像国庆节几天那样了。我照例对母亲说:“妈,我去学校自习了。”

       母亲从厨房探出头来:“知道了。路上小心。”自从高中,母亲就不许我再看什么闲书了。只要与高考无关,母亲就会全盘否决。很久以来,我不曾买这些书,更不曾借回家看。

       到了图书馆,我习惯性做在最后一排第七个位置。打开抽屉,里面是村上的《且听风吟》和一张便条,上面写着:“这是村上书中我最喜欢的。PS:不要耽误学习。”署名“Neverland”。我小心地把便条夹在书中。

       两年前,我在这张位置上发现了“Neverland”,就这样我们通过便条彼此交流,虽不曾见面,但时空相错的交流却是另一番感受。其间,我们有段时间失去了联系,直到前几个月,然而——

       下午4点,我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  “明年高考之前我不来图书馆了。我曾告诉你我叫果果,你呢?Neverland吗?太伤感。”

 

2001-12-19 距离高考还有204天

        放下了很多换来了成绩的进步,母亲很高兴,我也有了更多的信心。

       大鹏经常帮助我。一有不懂的题,他都很耐心地讲解,时不时还来几下他独门的简便方法。一下课,他就拉住我讲他的旅游经历和千奇百怪的趣闻。我跳起来:“俞大鹏,我被你骗了!”他被吓住了,直瞪着我,我说:“我原以为你话很少,想不到,你这么婆妈!”其实,他挺有自己的看法的。

       大鹏真的很瘦很瘦,皮肤又白,好象一碰久碎。今天体育课,他居然躲在操场那边的树阴下看书。这时的我坐在操场这边的栏杆上,看男生踢球,和女生聊天。打扫卫生时,大鹏要我调去和他一组。他真会偷懒,扫地打水都是我一人做,还骗我说什么他一碰冷水就感冒之类,真是只名副其实的菜鸟!

      放学时,我在他抽屉里发现了译本加缪的《局外人》,里面居然还有一些读书笔记。一条一条,很有见地。忽然,我想起了Neverland,他和大鹏应该是同一类人吧!我问大鹏:“你经常去图书馆吗?”

      他看了我一眼:“偶尔。”

 

2002-1-5 距离高考还有187天

        今天,丁丁带来一条爆炸性的消息。大鹏并不是补习生,而是因为病假休学了一年。

      “俞大鹏,你这个骗子!”我很生气。

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大鹏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 “你根本不是什么补习生!而是因病休学吧!大家好朋友居然还骗人!”我越发生气。

     “没有,没有什么病,只是因为车祸住了半年院。”大鹏低着头,傻气十足。

      “真的哦?”

      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 “那一定很严重!”

     “是啊。”大鹏点点头。

 

2002-2-7 距离高考还有154天

       终于到寒假了,这次我终于挤入班上前十名,很有成就感啊~~~~~~大鹏依旧是年级第一,只有丁丁,好象不太好。

 

2002-2-13 距离高考还有148天

        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  “喂,晓果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菜鸟啊?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 “明天有空吗?大家一起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明天?情人节啊?我才不要去。”我看了眼沙发上的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“明天是我生日!再说有很多人去的!”

       “是吗?那,那好吧”

      “不见不散,BYE。”

       “BYE。”我放下电话,回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明天想出去玩。”我对母亲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。”母亲回答。

 

2002-2-14 距离高考还有147天

       大鹏说的很多人,其实只有我,丁丁和他。

      我们去了游乐园。大鹏很菜,只玩什么抓娃娃。我和丁丁说去玩翻滚列车,大鹏说他怕列车到最高处倒挂停电,这样会很惨。我说:“那你不怕我们两个美女被倒挂啊?”他就说所以他才更不能去,如果真的中奖了,他才好来救我们。于是,大鹏就在一旁看我和丁丁闹啊,叫啊的。我们还照了很多像,大鹏抢走了我最满意的那张,他说:“就当生日礼物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晚饭时,大鹏和丁丁喝了很多酒,都醉了,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。我知道丁丁为了高考拼了命,很哭很累,可大鹏成绩这么好,这样又是为了什么呢?

 

2002-2-25 距离高考还有136天

       明天就要开学了。

       晚上,母亲和我谈了很久。母亲说了她曾经的梦想、轻率、无知,怎样懵懂嫁给了父亲以及后来生活的艰辛与现实。母亲说:“你应该好好把握自己,不要在关键的时候做不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 不该做的事?我迷惑了。

 

2002-2-26 距离高考还有135天

        今天到学校时,大鹏已经帮我抹干净了桌椅。丁丁笑着说:“菜鸟将来一定是个贤‘妻’良‘母’!”

        我说: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   大鹏忽然脸一红。

       丁丁又是一阵大笑。我心里一下有了那么一丝甜的感觉。忽然,我想起了母亲,想起了她那句“不应该”,一种负罪感蔓延开来。

下课时,大鹏来找我,我借故跑开了。

 

2002-3-21 距离高考还有110天

        一个多月以来,我和大鹏渐渐冷了下来。起先,大鹏主动来找我,我没理他,后来,他也久不找我了。大家又回复到互不相识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 丁丁说:“你们这是怎么了!大家好朋友,怎么闹成这样!”

        我说:“这样更好。”其实这样一点都不好,我对自己说好好学习,不去理他,可总是会偷瞟他几眼,竖着耳朵听他在后面的谈话。

        晚自习时,大鹏好象很不舒服,我听见他大口喘气,还咳嗽。我转过身:“菜鸟,你没事吧?”他摆摆手,看也没看我。

        不多久,一个瘦高,很白的女孩站在了教室门口。大鹏就冲出了教室。我看见那女孩喂大鹏吃药,看见他们很亲热的交谈,看见女孩扶着大鹏进教室。

       班上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   我假装看书,心里很烦很气愤,可我有什么资格生气啊?

       大鹏走过我身边,停留了一秒钟。我感觉到他的目光。

 

2002-4-15 距离高考还有85天

       春天的阳光真是舒坦,温暖且窝心。

       今天,我满18岁了。

       丁丁送我一个很可爱的奶瓶,她说:“多喝牛奶就能长得白白胖胖!”

      “不用这么夸张吧!我已经够珠润圆滑了!”我很高兴地收下了。

       我很,十分,非常希望大鹏送我点什么——这说明他还在意我。可现在我们什么都不是,他又怎会记得我的生日呢?但我还是在期待着。

      阳光轻轻地占据着大半个教室,偶尔一阵很淡的风袭来。上课铃响到最后一刻,大鹏才冲进教室。我坐在教室这边的阴暗处,看着他从那边的阳光下出现,很白的皮肤泛着朦胧的光晕,头发在风中有节奏地扬起,如同一副画永远的定格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晚自习放学,大鹏都没有任何反应。我悻悻地走出教室。到校门口时,我被大鹏叫住了——他抱着一个很大的箱子。

      “你干嘛?搬家啊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   他没有回答,径直把箱子递给我:“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   我心里很高兴,想笑,但仍强装镇定:“这么大一个箱子?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“回家看就知道了!”他跑开,突然又转了个身,“上次的女生是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我一路上抱着箱子,傻笑着回了家。

       箱子里东西很丰富,有苹果、果冻、巧克力,有冬天的手套、棉袜、围巾,有夏天的遮阳帽、卡通水壶,有小书架,还有一个有他照片的像架——样子特傻!

      “晓果,你在干嘛?”母亲在客厅里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书!”我连忙把像架藏了起来。

 

2002-4-16 距离高考还有84天

        昨晚梦见了大鹏。瘦瘦的,皮肤很白很白,像是一碰就会碎,傻傻地站在那儿。

       早上,我很忐忑地去了学校。见了大鹏要打招呼吗?该说什么呢?可以像以前一样吗?

        上课铃响了,可大鹏没来;一上午,大鹏没来;一整天,大鹏仍没来。我看着他空空的位置,感觉要失去什么。

 

2002-4-26 距离高考还有74天

       今天,终于见到了大鹏。

        晚自习放学时,他告诉我他马上就要转学回北京老家学习。

     “这么急?”

     “是啊,爸妈说早点回去好。”

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“加油啊,考到北京来吧!”

      “好!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?就在你背后啊!”

       我和大鹏感觉很奇怪地交谈着。

       “以后多注意锻炼身体,不要一到体育课就坐到栏杆上!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还说我,菜鸟!你不也是躲在一旁看书!”

        我们都笑了。

       我看了看表:“很迟了,我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 “好,再见。”

      我走出校门,离身后怔怔站着的大鹏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 就这样,我和大鹏突然就分开了。

 

2002-6-13 距离高考还有24天

        进入了夏天,太阳很猛,天气酷热。我每天戴着遮阳帽,挎着装满果汁的水壶去上学。

       班上一直持续着一种极易传染的暧昧氛围。每个人都在学习,夹杂着浮躁与不安定。枯燥?茫然?

       我想起大鹏,他呢,还是那样从容不迫,镇定自若?我转过身,后面空空。

       放学时,丁丁大骂大鹏喜新厌旧,一定时回北京后认识了新的MM,所以把我们两大美女忘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  是啊,大鹏走了很久,一个月零18天了。

 

2002-7-3 距离高考还有3天

       母亲说放松,放松

      丁丁说Relax,Relax

       我说我不紧张不紧张,只是心里空空的,没有未来可言。

      我翻出像架,取出大鹏的照片,看他傻笑那样。我想大鹏会考上北京一个名牌大学,他会有他的未来。

      忽然发现照片背后有几个英文字母:“SHMILY”。我查字典,可字典上没有这个单词。

 

2002-7-9 高考

       最后一科英语试卷交上去的那一刻,不觉轻松,心里持续了一段长时间的失落。

      回家路上我问丁丁:“‘SHMILY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 丁丁说:“See How Much I Love You。”

 

2002-8-5 高考结束26天

       我没能考去北京,进了所本省大学。母亲没说失望,也不说高兴。

       丁丁也没能如愿考去上海,只进了所普通的外语学院。

        晚上,丁丁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晓果,你知道吗?大鹏回北京不是什么转学,而是住院治疗。他去年休学也不是什么车祸。大鹏得的是先天性心脏衰竭,由于病情恶化才回北京深入治疗的……”丁丁在电话那头哭了。

       我说 :“别哭别哭。”

      我没有哭。心痛,痛而已。

 

2002-8-16 高考结束37天

       我和丁丁去了图书馆。

       我习惯性坐在最后一排第七个位置上。抽屉里没有书,只有一张满是灰尘的便条和熟悉的字迹。

     “俞大鹏,字菜鸟,英文名Neverland,19岁零6个月,喜欢看书,喜欢果果。”
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丁丁看着我: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 我说:“没事没事。只是眼睛出汗了,出汗了。”


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手机版|灏忛粦灞|吾桐细语 ( 蜀ICP备12006212号-2 )

GMT+8, 2020-4-9 20:53 , Processed in 0.080379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